2017年5月7日星期日

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地下修院

克拉科夫主教府外貌
位於波蘭克拉科夫 (Krakow) 市中心方濟各街 (ul. Franciszkańska) 的主教府,對波蘭人民來說,不僅是教會的核心,更是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臨在的象徵,那明亮的黃色建築物留下人們跟首位波蘭教宗無數甜蜜的回憶。而對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來說,這主教府是他生命的血脈,他的獻身修道生活從這裡開始,他以教宗身份跟波蘭人民的最後會面也是在這裡成為歷史。
昔日的索韋爾化工廠
1942年秋,因第二次世界大戰而在索韋爾化工廠(Solvay Soda Factory)當工人的未來教宗,年輕的嘉祿若瑟‧沃伊蒂瓦 (Karol Jozef Wojtyla),決定回應天主的召喚,加入地下修院,向天主作完全的奉獻。在德軍的統治下,當時的克拉科夫大主教亞當‧薩皮阿樞機(Cardinal Adam Sapieha)將修院秘密安置在主教府內,嘉祿於是一邊在主教府裡學習,一邊在化工廠工作。他的身份絕對保密,怕被德軍鎮壓。事實上,194486日,德軍逮捕了數以千計的青年,風聲鶴唳下,薩皮阿樞機著令嘉祿和其他六位修生住進主教府。於是,自1944810日起,嘉祿終止了化工廠的工作,遷進主教府,完全投入神學的學習生活。而在大主教的耳提面命,親自培育陶成中,嘉祿獲益良多,他對良師善牧的栽培終生感銘。
亞當薩皮阿樞機Cardinal Adam Sapieha
原來,薩皮阿樞機早於嘉祿還是高中生時,已獨具慧眼地欣賞他,希望他能當神父。19385月,薩皮阿樞機到訪瓦多維采 (Wadowice),嘉祿被選派當代表向他致歡迎詞。講話之後,主教問嘉祿的宗教老師,嘉祿高中畢業後想選哪個學系。神父回答道:「他想學習波蘭語言及文學。」主教惋惜地說:「可惜他不選神學。」
高中時代的嘉祿
的確,雖然許多人因嘉祿的素質和對信仰的熱誠,認為他非常適合修道,但他沒有從起初就選擇獻身的道路,並非因為他眷戀俗世,也不是因兒女之情而不願回應天主,而是他對文學,尤其是戲劇文學和戲劇表演非常熱衷,他有年輕人實現自我的理想。
亞捷隆大學今貌
193810月,嘉祿如願入讀亞捷隆大學(Jagiellonian University),修讀波蘭語言和文學,本來生命充滿姿采。但德軍的炮彈砸碎了他的夢想,改變了他的道路。尤其1941218日他最敬愛的父親猝然離世,更促使他深刻省思自己生命的終向。在國破家亡的痛楚中,在隆隆炮火的撕裂中,在黑暗的狂傲肆虐中,他在心靈裡看到一道光,那光照亮了他的眼目,讓他看到跨越黑暗之後更遠更大的前景,於是他順從光的帶引,捨棄自我的原來計畫,1942年踏進天主為他預備的新國度。
嘉祿‧沃伊蒂瓦於1946年晉鐸(1946年)
1946111日,嘉祿‧若瑟‧沃伊蒂瓦修生,在克拉科夫主教府的小聖堂,由大主教薩皮阿樞機祝聖為司鐸,主教府成了他五體投地,宣告委身事主的見證。
克拉科夫輔理主教嘉祿‧若瑟‧沃伊蒂瓦(1958年)
19587月,嘉祿‧若瑟‧沃伊蒂瓦神父晉升為克拉科夫輔理主教,年僅三十八歲的嘉祿,以最年輕的主教身份,再次住進主教府,履行牧職。19641月,嘉祿再晉升為總主教。
嘉祿‧若瑟‧沃伊蒂瓦當選教宗(1978年)
197810月,嘉祿總主教與住了二十年的主教府暫別,因為他在1016日成為首位波蘭籍教宗!

(復活期第四主日‧善牧主日
‧伯爾納德‧

慈悲禧年過去了‧天主慈悲完不了
「天主慈悲的花果JuT(耶穌,我信賴祢)」     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1519760441673256/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