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月23日星期六

毫釐之誤貽害深

聖傅天娜修女日記是傳述天主慈悲真理的瑰寶,但聖女的手稿並不容易閱讀。
聖女遵照耶穌的旨意和神師的要求,在維爾紐斯開始寫日記。現存最早的是19347月的記錄,之前的,在蘇布高神父離開維爾紐斯的一段時間,聖女因誤信了魔鬼的煽惑,將它們全部焚毀了。蘇布高神父知道後,囑咐她重新補寫遺失的部分。但聖女補記往事時,常將新的生活經驗夾雜其中,結果日記的時序出現混亂,這情況在第一部扎記中尤其明顯。而因聖女只能抽出本份以外的時間書寫,偶然會遺漏一個字母、重複一個詞語、甚或有拼寫錯誤。這一切問題,在整理研讀聖女的手稿時,必須非常小心處理。
聖傅天娜修女珍貴的日記手稿於2011
聖母蒙召升天節在瓦蓋夫尼基天主慈悲朝聖地公開展覽(Łagiewniki 2011
聖女回歸天國後,珍貴的日記手稿一直嚴密地保存在仁慈之母女修會,後來修會總會長彌額爾修女(Mother Michaela Moraczewska)委任嘉莎溫娜修女(Sister Ksawera Olszamowska)整理複製。聖女的神師安德拉什神父(Fr. Józej Andrasz)首先與嘉莎溫娜修女合力,為日記手稿編上頁碼,而嘉莎溫娜修女再用打字機謄抄聖女的文字。

非常不幸的是,嘉莎溫娜修女在這工作上,犯了許多嚴重錯誤:有些是因為不小心的疏忽,遺漏了許多字詞、甚至整句句子和段落;有些是基於個人的輕率,擅自將聖女的原文增加、刪減或竄改,致令聖女的文意被曲解,違反了作者的原意。

最嚴重的問題,是本來因應神師蘇布高神父的要求,聖女在日記中,在所有耶穌的說話之下用鉛筆劃了線,好能區別耶穌的話語和她自己的心聲。不過,由於聖女記錄時,在同一句子裡有時會突然將「主語」(subject)轉變,即本來正在描述個人的心聲,因天主或耶穌向她說話,聖女立即轉了筆鋒,改而記錄天主或耶穌的話語。雖然聖女用鉛筆在天主或耶穌的說話下面劃了線,但因主語的身份猝然改變,如不留神辨別,就很容易令人混淆。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手稿第161頁:
「但天主應允了一個大恩寵,特別給你和所有……宣講關於我偉大慈悲的人。」(日記378
在這段日記,聖女本來一直講述她在心中得到天主的的默啟,她知道神師蘇布高神父將要因推廣天主慈悲敬禮而受苦,但這痛苦只是暫時性的,因為「天主應允了一個大恩寵,特別給你(指蘇布高神父)」;不過同一句子中後半部的講話者身份忽然轉變了,「宣講關於我偉大慈悲的人」該是耶穌說的。顯然地,如沒有清晰的標示,讀者很容易就會誤會「宣講關於我偉大慈悲的人」也是聖女說的;而如果是聖女說的,那就違反天主教信理,屬於「異端」。不幸地,嘉莎溫娜修女處理聖女的日記手稿時,並沒有認真嚴謹地將天主與聖女的話清楚區分,結果導致教廷參照了錯誤的日記,1959年下令禁止根據聖傅天娜修女記載的方式傳揚天主慈悲敬禮。

(常年期第二週星期六)
‧以色列的榮華,倒在你的高岡上;英雄怎會陣亡?(撒下119

參考資料:

1 Sr. M. Elżbieta Siepak, “Diary”        https://www.faustyna.pl/zmbm/en/diary/?wide=true#more-50
2 Ewa K. Czaczkowska, “ Sister Faustina, A Biography of the Saint”, SIW Znak Publishing House, Poland 2012


(圖文轉載或引用,請注明出處;如需圖片轉用,請勿增刪或修改。謝謝合作)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