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月18日星期一

何堪錯謬毀心血

聖傅天娜修女回歸天國後,她在日記中所記載的天主慈悲敬禮方式,一方面非常蓬勃地傳播;一方面,也經歷嚴峻的考驗。
斯德望.維辛斯基樞機(Cardinal Stefan Wyszynski)
1951年,教廷就天主慈悲敬禮,要求波蘭首席主教維辛斯基樞機(Cardinal Stefan Wyszynski)作出調查,蒐集眾主教的意見。同年5月,維辛斯基樞機向教廷呈交報告,指出在調查期間,他收到數以千計的信眾來函,請求教廷訂立慈悲節日。他又發現天主慈悲敬禮在塔爾努夫(Tarnów)教區最受歡迎,三百二十間聖堂中,有一百四十三間舉行私人的慈悲敬禮,十八間舉行公開敬禮,一百六十一間聖堂恭放了慈悲耶穌畫像。不過,也有雅布齊爾哥斯基樞機(Archbishop Romuald Jałbrzykowski)轄下的比亞韋斯托克(Białystok)教區完全禁止這敬禮。維辛斯基樞機把嚴重反對這敬禮的雅布齊爾哥斯基樞機和巴達主教(Franciszek Barda)的意見,一併呈上教廷。
塔爾努夫Tarnów)教區內1991年建成的天主慈悲堂
除此以外,教廷收到的文件,還包括聖傅天娜修女日記的意大利文譯本。不幸的是,這譯本錯漏重重,導致教廷終於1959年頒下禁令,禁止傳揚聖傅天娜修女記載的天主慈悲敬禮方式。
華沙總會院的修會博物館,不但介紹了仁慈之母女修會的發展史,
保存了聖傅天娜修女珍貴的文物(Warsaw 2013
聖女於19341938年間,遵照耶穌的要求寫日記。耶穌委派她當秘書,要求她記錄天主慈悲的訊息。

「記錄我最深邃奧蹟的秘書……你的任務是記錄我向你所顯示的,關於我慈悲的一切,好使所有的讀者獲益。他們的靈魂會得到安慰,並有勇氣來親近我。因此,我要求你奉獻所有空閒的時間,專心寫作。」(日記1693)四年之久,聖傅天娜修女認真地記錄耶穌的話語和她個人的神修經驗。直至1938年,她逝世前三個月,奄奄一息的她仍奮力承行耶穌的任命。
仁慈之母女修會總會長彌額爾修女(Mother Michaela Moraczewska
聖傅天娜修女的日記手稿
聖女珍貴的日記手稿一直保存在仁慈之母女修會,並根據她的要求,嚴格保密,只有她的長上和神師可以閱讀。總會長彌額爾修女(Mother Michaela Moraczewska)後來委任嘉莎溫娜修女(Sister Ksawera Olszamowska)用打字機複抄副本,可惜嘉莎溫娜修女處理這麼重要的工作時,犯了許多嚴重的錯誤,包括遺漏許多字句甚至段落、擅自增刪竄改原文,而最失誤的是沒有將耶穌與聖女的話分清。這日記後來翻譯成意大利文,並流傳海外。於是,最不幸的事發生了,教廷審查天主慈悲敬禮時,手上持有的正是這錯漏百出的日記譯本。
(常年期第二週星期一)
‧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囊裡的;不然,酒漲破了皮囊,酒和皮囊都喪失了;而是新酒應裝在新皮囊裏。(谷222

參考資料:
1  Sr. M. Elżbieta Siepak, “Diary”  https://www.faustyna.pl/zmbm/en/diary/?wide=true#more-50
2  Ewa K. Czaczkowska, “ Sister Faustina, A Biography of the Saint”, SIW Znak Publishing House, Poland 2012

(圖文轉載或引用,請注明出處;如需圖片轉用,請勿增刪或修改。謝謝合作)
天主賜給我們這時代的禮物——聖傅天娜修女的生活與使命   
http://missioncentre.net/unio_book2015a.htm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