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16日星期三

聖衣會外的德蘭修女(二)

位於法國北部的岡城,是下諾曼第大區(Basse Normandie)和卡爾多瓦斯省(Calvados)的首府。十一世紀時,是諾曼第公爵征服王威廉三世的領地,城內還保存著宏偉的城堡。

 岡城市景

194466,盟軍成功登陸被德軍佔領的諾曼第,在兩個月的攻防戰中,岡城四分之三的建築物化為灰燼,但這犧牲卻為盟軍的得勝作出貢獻。至今,諾曼第地區每年均會舉行“ D Day紀念,讓人緬懷那扭轉人類世局的傳奇歷史。

2013816下午,我們從里修陪伴一位修女到巴黎後,再由巴黎乘兩個多小時往岡城,卻不是為了遊覽這「百塔之城」,也並非憑弔二次大戰的遺蹟,而只為尋訪那隱藏在小巷裡的往見會修院(Monastery of the Visitation)。

 往見會會客室 

被接待的修女安排坐在會客室,我們和年輕的記者起初都感到腼腆,但在親切的環境中,笑容融化了國家民族的距離。她是天主教報章的特約記者,當天來修院,要跟專程前來向方濟各‧德蘭修女祈禱的人作訪問。誰料等了一整天,遇到的第一批、也是唯一的一批被訪者,竟是來自香港的異邦人。

我們哩,也從沒想過會遇上這樣的奇遇;雖然,在天主奇妙的安排下,我們也曾在2012年於波蘭普沃茨克(Płock)——耶穌以慈悲救主形象向聖傅天娜修女顯現的地方——接受過天主教雜誌記者的訪問。

法國記者的每一道問題,都是直指人心,一針見血的:
「請問你們去了里修後,為何到這裡來?」
「請問你們怎樣認識方濟各‧德蘭修女?」
「請問你們想向方濟各‧德蘭修女轉求些甚麼?」

在毫無心理準備下,要準確而清晰地回答一連串問題,絕不容易。最大的困難,是這些提問,其實就是要求我們對信仰作徹底真誠的反省。雖然氣氛是平和輕鬆的,我們卻彷彿置身天主台前,要接受面對面的考問,不容半點含混茍且。剎那間,忽然更像看到昔日萊奧妮‧馬丁(Léonie Martin)到這修院來叩門的情景。性格孤僻奇特的馬丁家千金,怎能克苦修道?姊妹們都在聖衣會棄俗,為何她要另走新路?我們對她的生命有多少認識?對她回應聖召的迂迴曲折有多少體認?

在那個聖母蒙召升天節後的黃昏,我們在聖母的注視下,終要向天主坦然地檢視幼稚的心靈。



(常年期第十五週星期三) 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