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13日星期日

落在好地裡的十字架

1938年,十八歲的嘉祿‧沃伊蒂瓦考上波蘭歷史悠久的亞捷隆大學(Jagiellonian University),與父親由家鄉遷往克拉科夫,準備展開充滿理想的新生活。

誰知一年後,德軍入侵,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。目睹外敵佔用了瓦維爾城堡(Wawel Castle),納粹黨旗飄起,嘉祿無限悲慟,但他堅信:「終有一天,納粹黨的旗幟會消失,波蘭的國旗必再飄揚。」

被迫輟學的嘉祿,由1940年起在索韋爾化工廠(Solvay Soda Factory)所屬的石礦場工作,負責石灰岩的爆破,使用炸藥,分拆爆破後的石塊。之後,調往工廠的鍋爐房工作。

勞苦的工作相當吃力,國家多難更令他憂憤悲傷;但最難過的,還是19412月,與他相依為命的父親溘然病逝,讓他頓感孤苦淒涼,他形容自己當時「彷彿被人從生長的土地裡連根拔起」。

但父親保家衛國的軍人壯志,虔敬事主的身教言教,已在他生命的土壤牢牢扎根,所以,1942年,嘉祿毅然決志,為天國的臨現完全奉獻,暗地成為修院修生。

嘉祿一邊繼續在工廠工作,一邊修讀神學。為有更多時間讀書和祈禱,他常當夜班,工人們很樂於助他分擔職務,好讓他能讀書或小睡一會。

 連接仁慈之母修會會院到石礦場之間的小路
 聖傅天娜的遺體曾葬於此,聖教宗在年青時常往聖女墓前祈禱。
瓦蓋夫斯基的修院聖堂,今天大門敞開,成了天主慈悲朝聖地

他的住所距離工廠有半小時路程,每天他都穿著「木鞋」步行上班。沿途經過仁慈之母女修會在瓦蓋夫斯基的修院,就在傅天娜修女的墓前祈禱,祈求天主的慈悲降臨,讓世界早日得享和平,黑暗被光明驅散。

他稱那工廠與石礦場是他的「修院」,而「工人修生」的經驗,讓他親自體驗工人的生活,深刻了解民生疾苦。而在神學院,他銘記維辛斯基樞機的訓勉:「一位使徒最大的弱點就是恐懼,那是對上主缺乏信心,不敢為天主作證。」「我們必須在十字架上死於自己,否則不會有圓滿的司祭職。」

19461112,「工人修生」晉升神父,1964年成為克拉科夫總主教。嘉祿重視十字架的意義,每次配戴主教胸前的十字架時,必定祈禱說:「基督的十字聖架,願祢永受讚美,永受欽崇;祢是力量和勇氣的泉源,我們的勝利全仰賴祢。」他還宣認說:「我愛這十字架,愛犧牲。」因為他深知必須以自己的行實表樣,讓基督的十字架,牢印在每個基督徒心上。



(常年期第十五主日)

沒有留言: